劳动与资本之间经济利益的冲突是怎么产生的?

劳动与资本之间,经济利益的冲突是怎么产生的?——首先,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们需要知道,约翰斯图亚特穆勒是19世纪中叶英国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和哲学家,古典政治经济学派的者,李嘉图学派的最后代表。在资产阶级经济学者看来,它是纯古典经济理论和自由主义哲学的坚决阐述人。

约翰穆勒的按要素分配理论主要在他的《政治经济学原理及其在社会哲学上的应用》之中,该著作对古典经济学的思想理论作出了融合和折衷,在相当长的时期内被英国经济学界视为无可置辩的圣经,成为大学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直至边际效用学派兴起为止。

穆勒在遵循与古典经济学相近的思路的基础上,阐述了他的分配理论。在工资理论上,穆勒认为工资与其他生产要素一样,由竞争和习惯确定,“竞争是工资的主要调节者”。又说:“工资取决于劳动的需求与供给,即取决于人口与资本”。

从长期看,工资是由保证工人能够生存的最低的生活资料价值决定的。穆勒的这种看法显示出他接受了自威廉配第以来提出的最低工资论和詹姆斯穆勒,马尔萨斯等人提出的工资基金说。在利润问题上,他认为产生利润的原因是因为劳动所生产的比维持劳动所需要的多,利润的产生是由于劳动生产力。

穆勒把总利润分解为利息、保险费和管理工资。在分析利润所占有的依据时,穆勒接受了西尼尔的节欲论,认为利息是资本家忍欲节制的报酬。根据萨伊的分配论,穆勒认为对于资本家投资经营所冒的风险应该以保险费作为报酬。

对于资本家在管理中所付出的劳动和技能应该赋予资本家以管理工资作为报酬。由于穆勒认为利润来自劳动生产力这就驳斥了利润来自流通中的交换的观点。在地租理论上,穆勒认为,地租是优等土地的收获超过劣等土地收获的部分,是使用土地的代价,是一种自然垄断的结果。

在这里,他接受了安德森、威斯特、斯密和李嘉图、马尔萨斯等人的地租理论。尤其是李嘉图的级差地租的观点,反对了重农学派和斯密关于地租源于自然恩赐的观点。

穆勒是个带有古典经济学家特点的资产阶级折衷主义经济学家。他既站在资产阶级的立场上,维护资产阶级的经济利益,可是当他看到在社会中无产阶级的悲惨命运时又表示深深的同情。

现实和内心的纠结,使穆勒思考如何去调和资产阶级的经济利益和无产阶级的经济要求之间的矛盾。这是因为在他那个时代,资本主义固有的对抗性矛盾已经充分发展,资产阶级巨富和无产阶级的赤贫已成为明显的事实,无产阶级反对资本主义的制度的斗争日益高涨。

这种情况对于一个正直的学者来说是绝不会视而不见的。所以,马克思说:“那些还要求有科学地位、不愿单纯充当统治阶级的诡辩家和献媚者的人,力图使资本的政治经济学同这时已不容忽视的无产阶级的要求调和起来。”

体现在他的分配理论中,穆勒不但继承和阐释古典政治经济学理论,而且也接受了一些庸俗政治经济学的观点,如节欲论、供求论等。不管是古典的还是庸俗的,凡是在他看来相当重要的,就兼收并蓄,因而成为他以前各种资产阶级经济学说的集大成者。各种不同的经济观点并列于他的著作中,从而使他的经济学说不可避免的存在许多理论上的矛盾。

在利润的性质问题上,穆勒分配理论体系的折衷主义表现的最为明显。他一方面采纳西尼尔的观点,把利润中的利息规定为忍欲的报酬,并把其它部分规定为监督劳动的工资和保险费,另一方面则接受李嘉图的意见,认为利润来源于劳动,甚至来源于剩余劳动。

他事实上是在李嘉图的劳动价值论的基础上论证资本家占有剩余劳动的合理性,在他看来,由于资本家进行了节欲,从事了监督劳动,承受了风险,这就理所当然地应该从工人所创造的劳动产品中取走一大部分作为报酬。他这种利润观与萨伊的三位一体公式相比较,可以说是殊途同归。

约翰穆勒是古典经济学的虔诚信徒,他和西尼尔、巴师夏不同,他的理论并不是专门为资本主义辩护,他要求有科学地位,不愿意单纯充当统治阶级的诡辩家和献媚者。他在19世纪中叶资本主义内在矛盾已经尖锐的化的条件下,仍在资产阶级限度内力图追求真理,因而不能把他和庸俗经济学家相提并论。

例如穆勒提出分配规律是历史的可变的规律,而非永恒的规律;他坚持资本不具有生产力,唯一的生产力是劳动力的科学观点,认为只有劳动才具有生产力,利润来源于劳动生产力,而不是来源于资本生产力,更不是来源于节欲。

穆勒坚持利润来源于劳动生产力的观点,其主要科学意义在于反驳了资本生产力理论。穆勒说:“严格说来,资本并不具有生产力。唯一的生产力是劳动力,当然它要靠工具并作用于原料。”对于穆勒这一观点,马克思做了恰如其分的肯定。马克思说:“严格说来,穆勒在这里把资本与构成资本的物质组成部分混为一谈了。

可是,这个论点对于那些同样把两者混为一谈,但又认为资本有生产力的人来说,却是好的。当然,这里说穆勒的论断正确,也仅仅就所指的是价值的生产而论。要知道,如果指的只是使用价值,那自然界也是会生产的。”

穆勒认为:“资本的生产力不外是指资本家借助于他的资本所能支配的实际生产力的数量。”马克思说:“在这里,资本被正确地看作生产关系。”

穆勒还进一步指出,劳动的生产力并不是劳动的价格的生产力,而是活劳动的生产力。他说:“工资没有生产力;它是一个生产力的价格;工资不会同劳动本身一起贡献于商品的生产,正如机器的价格也不会同机器本身一起贡献于商品的生产一样。”

穆勒这一观点同英国古典经济学后期著名代表拉姆赛的观点完全一致;他坚持了古典经济学家的工资利润对立,利润同工资成反比的观点,并进一步揭示了资本主义下劳动与资本的对立关系和阶级矛盾。

因而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工人与资本家之间利益的矛盾。穆勒认为,资本家所得利润量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产品量,即劳动生产力;二是获得的份额的大小,即工资与工人生产总额之间的比例,这两个因素决定了资本家的利润总额;但是利润率则只取决于第二个因素。

由此他得出了与李嘉图等人相同的结论:利润同工资成反比,即利润率取决于工资,随工资的下降而提高,随工资的提高而下降。

尽管穆勒坚持李嘉图关于利润同工资成反比的原理,但又和李嘉图不同。李嘉图在说利润同工资成反比时,虽然混同了利润和剩余价值,但他所说的利润实际是剩余价值;而穆勒在说利润同工资成反比时,也混同着利润和剩余价值,而他说的利润则是真正的利润,即同全部预付资本相比较的利润。

他认为,构成资本家全部预付资本的,除了直接生产工人的工资外,还有材料和工具的费用,而材料和工具也是由劳动生产的,对它们的支付实际也是支付生产它们的劳动的工资,“因此,补偿资本无非是补偿所耗费的劳动的工资”,资本家的全部资本预付都可以转化为工资。所以他说的利润同工资成反比,实际同全部资本成反比。

马克思说:“约翰·斯图亚特·穆勒先生一方面同李嘉图一起把利润和剩余价值直接等同起来,另一方面(在同反李嘉图派的论战中)又不是在李嘉图的意义上,而是在利润率的真正意义上,把利润率理解为剩余价值对预付资本(可变资本加不变资本)总价值之比。

因而煞费苦心地力图证明,利润率直接由决定剩余价值的规律决定,这个规律简单地归结为:工人在自己的工作日中占有的那部分越小,归资本家所有的那部分就越大,反之亦然。”

总的来说,在分配问题上,穆勒承认资本主义的矛盾,正视资本主义现实,并不掩盖劳动与资本之间经济利益的冲突,而是同情工人阶级处境,认为资本主义分配不公平,对财富占有不平等,因此,马克思指出,把他“和庸俗经济学的一帮辩护士混为一谈,也是很不公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