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前北大章莹颖在美国遇害痛失爱女的家人后来过得怎么样?

“杀人者必须偿命,我们要求判处死刑!”“他这是虐杀,这样的恶魔不配活着!”……

在无数华人华侨义愤填膺的请求中,章莹颖失踪案于2019年在美国伊利诺伊诺正式开庭了。然而,庭审结果却让关注此事的所有华人群体难以接受。

“很抱歉,我们认为死刑有违人道主义…我们将依法判处克里斯滕森终身监禁…”凭什么在受害者尸骨下落不明的情况下,这样一个残忍的犯罪分子还能游荡在人世间?

2017年6月,一则留学生失联的消息引发了不少网友的关注,在事态的进一步发酵下,这个名叫章莹颖的女孩儿也牵动着无数华人华侨的心。

随着美国联邦调查局的介入,犯罪嫌疑人被抓捕归案,而她的死讯也让国内外为她祈祷的众人一时间难以接受。

这位性格开朗的女孩终究还是没能摆脱厄运,而她的家人也因此饱受失去亲人的痛苦。四年的时间过去了,嫌疑人依旧在监狱,但章莹颖仍旧没能归根故土。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和引以为傲的亲人生死相隔,章莹颖的去世给她的家庭带来了沉重的打击。

如果四年前她没有遇到那个可怕的恶魔,如果当初她没有选择坐上那辆车,是不是一切都会截然不同呢?

然而人生没有如果,在无数个午夜梦回之际,章荣高和叶凤英两人总是会想起他们那个引以为傲的女儿。

1990年,章荣高和叶立凤的女儿顺利出生了。因为他们夫妻二人文化层次不怎么高,家里的经济收入也很一般,不过女儿的出生给这个贫寒的家庭带来了数不尽的欢声笑语。

在翻遍了新华字典以后,他们决定给儿女取名为“章莹颖”。在她出生的时候,其实当地还是有不少人都存在着重男轻女的观念的。

因此,看着章荣高时常把女儿挂在嘴边,同为货车司机的好友很是不解:“为什么要这么看重一个女儿呢?早晚都是要嫁人的,这不是平白给别人养孩子吗?”

但是章荣高对的质疑毫不在意,他认为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既然都是他的孩子,就应该被同样对待。而章莹颖也没有辜负父母对她的期待,从小学习就非常刻苦,并且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在女儿上初中的时候,她的班主任这样告诉章荣高夫妻二人:“你们这个女儿一定要好好培养呀,我看将来能有大出息!”

“老师,您放心吧,只要我们家莹颖愿意学呀,我们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她继续学下去!”

由于女儿特别争气,很多家长也都开始向她父母讨教孩子的学习方法。然而叶凤英哪知道什么方法呀?只得说:“都是孩子自己学的,我也不太清楚,不如哪天我帮你们问问吧!”

章莹颖非常乐于助人,在分享学习的时候也从不藏私,这让她不仅在学校里受老师的喜爱,还拥有很多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有一次班主任还突发奇想把叶凤英请到讲台上,讲解孩子的培养方法。然而,她大字不识几个,忽然来到众人面前说起话来磕磕绊绊的,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女儿上台帮她解了围。

“我听说莹颖这次又拿了年级第一,这都第几个了呀?可真厉害!”邻居们都非常羡慕章家能有这么一个聪明的女儿。

乖巧懂事、学习刻苦的章莹颖从小就是邻居们口中“别人家的孩子”。每每想到自己这个热爱学习的女儿,夫妻俩就有了奋斗下去的勇气和力量。

虽然一家人生活条件现在比较艰苦,但是有一个踏实能干的儿子和一个学习成绩优异的女儿,章荣高夫妇觉得这样的生活已经非常圆满了。

而章莹颖从来也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面对高考所带来的巨大压力,她的心理没有受到丝毫影响,顺利地拿到了中山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在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她抱着妈妈躺在同一张床上彻夜长谈,说了很多以后的规划。

“你在学校里,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呀!钱没了就跟爸爸妈妈说,不要总是太过节俭。”一想到女儿马上就要独自一人踏上独自求学的旅途,父母夫妻二人心中都有些酸涩,既有骄傲又有不舍。

2013年本科毕业的章莹颖顺利地进入了北京大学读研究生,这个消息传来,章荣高和叶凤英两人收到了无数亲朋好友的祝贺。

“你们女儿以后肯定有大出息!”“咱们张家真的是祖坟上冒青烟了!”“这就是什么来着?俗话说‘鸡窝里飞出了金凤凰’,我要是有这么一个女儿,我做梦都能笑醒。”……

他们夫妻二人其实并不知道研究生是什么层次的学历,但是他们知道北大那可是全国最顶尖的学府,女儿能去那里继续读书,肯定了不起!

即使是在如此优秀的大学里,章莹颖仍然散发着自己的光芒。在校期间,她屡次获得学校的全额奖学金,后来更是得到了一个去加拿大留学的名额。

然而在得知除了减免学费的部分外,还需要自费七万元以后,她毅然选择了放弃这个机会。但是在不久后她还是争取到了另一个去美国伊利洛伊大学学习交流的机会,只需要自费两万元。

为了满足女儿的愿望,章荣高夫妻二人就省吃俭用找亲戚朋友借了些终于凑够了女儿的学费。

“如果我当初不同意她出去留学,她肯定会因为孝顺而选择留在国内的,这样她也不会发生意外了!”

她的母亲无数次痛哭流涕,“她在临走前还在计划将来的婚事,然而现在……”。

与此同时,她的弟弟和父亲也同样自责,如果当初选择阻拦她,如果当初她没有得到那个出国的机会,他们的女儿现在仍旧是全家人的骄傲。

但是人生哪有什么后悔药呢?错的从来不是受害者,而是那些将伤害施加于受害者身上的恶魔。

2017年6月9日,伊利诺伊大学交流学习的章莹颖结束了自己当天上午的实验。就在她准备回公寓吃午饭的路上,她忽然想起了之前说好了要去看房,但是自己上午的实验耽搁了一些时间,可能没办法如约而至了。

于是她拿出手机给他们发信息说明了一下现在的情况,称自己“可能要迟到十分钟左右”,得知此事的租房机构把双方见面的时间调到了下午两点十分。

在下午一点多她从公交车中转站下车,但是当她挥手拦截另外一辆可以到达终点站的公交车时,那辆车并没有停下来。

随着约定的时间逐渐到来,情急之下她放弃了公交车,坐进了一辆黑色轿车里。满心都是租房约定的章莹颖不知道,她踏上的是一条不归路。

在迟到半个小时后,租房机构的人给她发短信询问,但是并没有收到回复,“哦,又是一个不守信用的人!”

他们已经习惯了被人放鸽子,对此事并没有太过在意。晚上九点,始终联系不到章莹颖的副教授和同事们怀疑她可能遭遇了不测,于是选择向警察报案。

次日,警察也正式宣布立案。时间一天天地过去,章莹颖仍未找回,有人将这件事发送到了社交媒体上寻求帮助,中国大使馆也同步介入。

“赴美留学生章莹颖疑似失踪!”这则新闻一经传出在国内以及华人群体中引发了热议,无数人都在祈祷她能够平安回家。

而此时的章荣高夫妇早已心急如焚,他们在接到消息后就开始到处联系人,想要叶凤英甚至还在梦里梦到了女儿跟她哭诉:“妈妈,救救我!我好疼!”

六月中旬,在国内外的热心帮助下,他们终于来到了美国。在焦急地等待过程中,在美国联邦调查局介入之后,他们却只得到了确认女儿已经死亡的消息。

“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没有借钱让她来这里留学,那这一切都不会发生。”章荣高悲痛欲绝说,他的妻子在得知女儿噩耗后已经哭了几天几夜了。

然而,他们又有什么错呢?他们也不过是一个疼爱女儿的普通父母,而他们的女儿也不过是一个聪明上进的孩子。但是为什么在事故发生后反思的却只有受害者以及受害者的家人呢?

次日,面对国内外媒体的采访,章莹颖的母亲早已泣不成声,而父亲章荣高也哽咽着说出了自己现下仅有的两个心愿:“我想带她回家,然后严惩杀害她的凶手!”

2019年7月18日,在国内外的高度关注下,章莹颖失踪案正式开庭审理,但是陪审团并没有在死刑问题上达成一致,克里斯滕森被判处终身监禁,也就是在此时,法院宣布了停止对章莹颖遗体的寻找工作。

多次往返于祖国和美国法院的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将加害女儿的凶手绳之于法,让杀人者能够偿命。

但是结果却让他们大失所望,这个残忍的恶魔将人虐杀后分尸,这样的行径都不足以让他们判处死刑,那他们的女儿又如何能够瞑目呢?

一开始,克里斯滕森拒不承认自己的罪行,面对确凿的证据,他终于承认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她的尸体被我分别装在了三个独立的垃圾袋中,第二天我就把她放到公寓外的垃圾站了……”

在庭审时听到犯罪者的供词,叶凤英哭得昏厥了过去,而章荣高也不忍心再听下去。一想到,他们那么聪明、爱干净的女儿,被人残忍地分尸送去了垃圾处理站,他们根本无法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

但是垃圾处理站每天从各地收来的垃圾都会进行专门的处理,有的会被回收,有的会被压缩,而有的还会被焚烧……经过了那么长的时间,章莹颖的尸身早已没有了寻回的可能。

“呆在那样脏乱、黑暗的地方,你说莹颖她该有多害怕呀?”章荣高说道,“都是爸爸不好,是爸爸没有能力保护好你。”

后来章荣高等人,也始终没能走出丧女的阴影中。“妈,你看我新学的手艺怎么样呀?等到我挣到钱,咱们就买一栋大房子,以后想吃什么女儿就给你买什么……”“爸,我之前给你买的鞋怎么没见你穿呀?是不是又担心把新鞋穿坏了呀?……”他们总觉得女儿还在家里,时不时地就会和他们说说话。“老章呀,你等下去菜市场买条鱼,女儿最喜欢吃鱼了!”“好,咱女儿啥时候回来?”…说着说着夫妻俩人就对视了一眼,忽然就想起来他们的女儿再也不会回来了。

以往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章家就萦绕在一股喜庆的氛围中,而成绩优异、乖巧听话的章莹颖就成了亲戚们绕不开的话题。

“我听说莹颖这个又是第一名呀,以后肯定能考个好大学!”…“莹颖今年要高考了是吧,好好考,也让你爸爸妈妈好好高兴一场!”…“我听说莹颖现在在中山大学上学呀,有出息着呢!”…“莹颖考上北大的研究生了?老章呀,你闺女可真是了不得!”……现在的章家,即使过年时也再难感受到那样的开朗了。

即使在亲戚朋友的关照下,他们都非常有默契地绕过了这个话题,但是夫妻二人难免会触景生情。

都说人死不能复生,但是对于活着的人而言这也同样是一种莫大的折磨。逝者已逝,生着却要依靠着之前的回忆、带着无穷无尽的后悔和遗憾了度余生,这何尝不是一种残忍呢?

同样沉浸在失去章莹颖的悲伤中的还有一个不是章家人却胜似章家人的人,他就是侯霄霖。他是章莹颖谈了八年恋爱的男朋友,也是她计划想要携手走过一生的男人。

在大一的新生联谊会上,他对人群中那个笑容灿烂的章莹颖颇有好感,在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后他就展开了热烈的追求。章莹颖对这个高大俊朗的男生同样印象很好,在多次相处后,两个人也终于确定了恋爱关系。

两个学霸的爱情,就是互相鼓励、共同学习进步。而他们也不负韶华,不负父母,双双成为了北大的研究生。

在成功上岸后,章莹颖也向父母坦白了男友的存在,而他们的感情也得到了双方家长的认可。三年的研究生生活转瞬即逝,毕业后侯霄霖选择在国内进修,而女友也得到了出国留学的机会。

他们也早已商量好,等到她留学归来,两个人就开始准备婚事,在出发前他们还在分享彼此对未来的规划。

对于女友出国追求自己的梦想,侯霄霖自然是举双手双脚赞同的。但是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女友会在异国他乡遭受这样的不幸,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的。

在出国前,莹颖给他留了一个日记本,上面记了一些自己的日常和感悟,而这本日记上有这样一段字:“我想,让我宝贵的年华和足迹都一直留着…给明天,给现在…和过去的自己。”

在分别的路上,两个人还依依不舍,想着现在的努力拼搏就是为了以后两人更美好的生活。没成想,这竟成了她留给自己的最后一件遗物。

2017年6月9日,侯霄霖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你好,是章莹颖的爱人吗?她现在好像失踪了,您这边能联系到吗?”接到电话的他心急如焚,连忙给女友打电话,但是自始至终却无人接听。

就在这时,他又接到了女友父母的电话,五味杂陈的三个人都放下了自己的一切,想要赶赴另一个半球。6月17日,在侯霄霖的带领下,章荣高和叶凤英三人抵达了芝加哥,找到了当地的警察,咨询失踪案件的调查进度。

紧接着,他强忍着身体的疲惫,和当地“寻找章莹颖”的组织联系,和章荣高夫妇在人生地不熟的美国开始了漫漫寻人之旅。

在如此之高的热度下,在那么大的强度下,章莹颖仍旧没有找到,很多人都在猜测她可能已经遭遇不幸了。

果不其然,在不久后侯霄霖等人就接到了确认章莹颖已经死亡的噩耗。“他们肯定是骗人的,莹颖还等着回去和我结婚呢!”侯霄霖不忍心也不愿接受这个结果。

但是作为章莹颖的男朋友,眼看她的父母已经快要因为这个打击昏厥过去了,他只能强忍住内心的悲伤,配合警察的工作。

在凶手被捉拿归案以后,他多想冲上去让这个恶魔给莹颖赔命?但是他不能,女友现在已经不在人世了,而他要肩负起生者的责任,帮助女友照顾好她的家人。

“对不起,莹颖。都是我食言了,我是个骗子!”他曾对女友说,自己会是她最坚强的后盾,如果遇到危险了,就要来找他。但是自己不仅没能保护好她,反而让她在异国他乡惨遭杀害,身首异处。

他多想像叶凤英那样在人前为女友痛快地哭上一场,但是他要求自己要保持镇定,他现在的一举一动就是莹颖的代表。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也难免泪湿了枕头,想起了曾经两个人相处进步的美好时光。

“你一个人在这里肯定很害怕吧?我和伯父伯母来带你回家了!”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人间真的有这样可怕的恶魔,能够将一个妙龄女子残忍地杀害并分尸。

“对不起,先生,由于凶手把尸体放进了垃圾袋里,被送往垃圾处理站了……”他的身体摇摇欲坠,没想到女友生不能回家,死都不能归国。

“我和莹颖都是唯物主义者,但是现在,我多么希望真的有轮回报应,让恶人遭受应有的惩罚,让我和莹颖下辈子还能在一起!”

他放下了国内的博士研究工作来到美国,从对法律一知半解,到精心研读,只有他知道自己付出了多少努力。

他只想让凶手为女友偿命,但是这里的法律却不同意给他判处死刑,理由竟然是章莹颖是中国籍,不应该按照联邦法律执行。

他的女友在美国不知名的角落死不瞑目,而加害者竟然只是被判处无期监禁,多么可笑?

时间一年年的过去,侯霄霖同样没能走出失去女友的阴影中。在空闲的时间,他总是会来到章莹颖家里陪伴伯父伯母,他说:“莹颖肯定也希望我能多帮她尽一尽孝道,我也来这里找一找她的生活足迹。”

章荣高夫妻二人起初还觉得不应该再拖累他了,只是他却说:“我早已把你们当成了我的父母,也希望你们能把我当做你们另一个儿子。”“好,好!”

面对如此深情的女婿,叶凤英心里既骄傲又苦涩,骄傲的是自己的女儿不仅成绩优秀眼光也是一等一的好,但是想到她已不在人世,又难免有些悲痛。

渐渐地,章荣高和叶凤英也从心底把侯霄霖当成自己的另一个儿子,章莹颖的弟弟也真心实意地把他当做自己的亲哥哥。

章莹颖的死打断了他三十岁的人生规划,他们担心会因此影响侯霄霖找到幸福,但是他却不以为然,“我呀,就想着能早点让莹颖回家,下辈子再和她好好的过一生!”

直至今日,章莹颖的家人也没有放弃寻找章莹颖的尸骸,最难别离是故乡,在此也希望她能早日回家。

如果章莹颖没有遭遇意外,或许她已经和自己的男朋友结婚生子,而章家还是那个人人羡慕的家庭。只是人生没有如果,恶魔也从来不会考虑受害者。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保护好自己,就是给家人和爱人最好的礼物。